嘲風∼梅子黃時雨


封面繪圖:慶光
禾珍愛小說系列2879
推薦度: 2(以5為最高)

 

      

天可憐見,做個男人真是辛苦啊!
在外頭打拚事業,善盡養家的重責大任
家裡的工作也得顧,百依百順無怨尤
做到人人稱讚的地步,卻被老婆嫌到一無是處
如今「情敵」出現,他成了炙手可熱的促銷品
相親宴加上紅杏出牆,美滿婚姻面臨空前危機
藉口讓他擺脫不幸,其實是在怪他從來不說愛!
她的霸道眾人皆知,她的一切算計他心知肚明
為了打贏這場愛情戰爭,他展開不擇手段的反攻
妄想成為她最重要的人,最後賠上的竟是自己的心!
唉,原以為控制她的思維動向應該不是難事
事實證明他錯得離譜,縱然不捨也必須放她離去……

 

 

 

 

 

 

讀後感: 

  禾馬新人,現在仍維持一書狀態的嘲風,這本<梅子黃時雨>,究竟寫成什麼樣子。

  總評是:吐血。

  看楔子時,還覺得這個作者的開場挺有趣的,文筆也不差,心想她/他將來應該大有可為,但愈看下去,這個想法愈被推翻。

  究竟出錯在那裡?錯只錯在作者選了一種非常難掌握的性格去寫:自信。人若太過自信的話,便會變成自負且目空一切,這種性格出現在男主角身上可能還好,但出現在女主角身上嘛……一個寫不好就會令女主角變成惡女。這本書正正出現了這個問題。可能作者是想表達女主角自信女強人的一面,但我看來看去,還是覺得她像自大多於自信。這種女主角,又怎能討人歡心?所以扣掉一分。

  故事進行下去,女主角為了與「初戀」情人走回一起,而希望與男主角離婚,更介紹女性給他認識。這段情節讓我覺得非常不合情理。首先,女主角的這段「初戀」是她自己一廂情願,連她自己也承認,他的「初戀」情人最後也是因為愧疚她對他那麼好才提出結婚,女主角也因沒有愛情而拒絕了。那,她現在憑什麼去認為這段「初戀」能讓她擁有愛情的感覺??作者不斷強調女主角很聰明,但這種調調只讓人看到她白癡的那一臉。這種自相矛盾的寫法,再扣掉一分。

  最後,男主角的存在感也過於薄弱了,甚至連一些配角,例如女主角的妹妹,存在感也被他強得多。可能有人會說是因為他話不多,佔的篇幅不多是正常的。但連側面描寫也寥寥可數,這種角色還算是「主角」嗎?雖然作者在後期不斷寫他其實也是個狠角色,但他厲害在那裡?他有那些行動能讓人覺得他厲害?作者統統沒寫,這種平面男主角,簡直是本書的一大敗筆。

  雖然我看得出作者很用心地寫這本書,也寫了一些場面也是希望逗笑讀者。但抱歉,我實在是笑不出來。租了這本書,我看是想哭比較多吧!

站長 飄羽
2005.10.11

網主補充:這篇書評本分為上下兩篇,為省卻版位,我將它合併成一篇。原文請到夢幻小說俱樂部觀看。

作者: natsuuda (美樹) 看板: 1_Review
標題: 嘲風--梅子黃時雨
時間: Sat Jun 4 02:00:06 2005

《書名》 梅子黃時雨
《作者》 嘲風
《系列》 珍愛小說2879(禾馬出版)

《感想》

  「梅子黃時雨」,多符合現在季節與天氣的書名啊,我就衝著這個別緻的書名借了這本書。而內容呢?老實說……也很「別緻」,別緻到讓我的腦漿咕嚕咕嚕直冒煙,懷疑自己是不是太跟不上時代了。

  到底劇情有多別緻呢?就從楔子開始說起吧,楔子的開頭句還讓我頗為期待──基本上結婚的原因是這個樣子的。女主角是個記者,某天跑了一整天的新聞後耐不住疲倦,在同事都下班、空無一人的辦公室睡著了,男主角是電腦工程師,本來他也要下班了,但是經過編輯室的時候看見裡面還有燈光,一時好奇心起走進去看看,看見趴在辦公桌上睡著的女主角。

  作者借男主角的想法,對女主角的描述是這樣的。「這個女人叫做顏姊君,是報社排名第一的悍將,大街小巷就是她的戰場,她的假想敵是所有被稱為『人類』的生物,有時候也會包括一些其他的什麼……總之,可以稱為一個人形的不定時火山。」看到這一段描述時我的期待心頓時高漲,惡女、惡女耶!好久沒有看到邪惡強悍又美麗的女主角了,可是才經過五段,我可憐的期待就像海上的泡沫一樣碎裂了,這個女主角才不是邪惡強悍又美麗,她只是長著一張漂亮臉皮的沒神經生物而已!

  男主角看著沉睡中的女主角,突然起了個古怪的念頭,可當他要將想法化為行動時,女主角原因不明猛地驚醒了,她第一個想法是──有人要對她性騷擾,女主角有什麼反應呢?答案是,擺好姿勢等著人家動手,準備用這個自己送上們的題材再奪新聞獎。不過男主角根本沒有性騷擾的意思,他只是突然發現女主角的臉很小,好像比他的手還小,一時衝動伸出手比了一下而已,連女主角的臉都沒碰到,滿足了好奇心後他就收手準備回家了,可是女主角大失所望之餘,跳起來叫住男主角,批哩啪拉一通指責,男主角毫無回嘴之力,而我,也傻掉了。

  姑且不論職場性騷擾報導是否可以拿到新聞獎,女主角驚醒後的一連串反應讓我嘆為觀止,剛醒過來頭腦還不太清醒時,她卻能馬上想到有人要對她性騷擾,好吧,我們當成她清醒得快反應也快,男主角也挺妙的,根據作者寫的句子,他完全沒發現女主角其實是醒著的,才會在女主角突然跳起來叫住他的時候有被抓包的狼狽,但是,這就出現一個邏輯上的問題,她眼睛不睜的話,怎麼會知道有人要對她動手?(莫非她是已練成傳說中的心眼的強者?)如果她眼睛睜著等他動手,那男主角是不是該去檢查一下視力?

  女主角指責男主角的那一番話更讓我倒地不起,她是這麼說的:「也就是說你過來看我的原因僅僅是因為你突如其來的科學研究精神,而不是因為我是一個誘人犯罪的美女?」是的,她不是因為新聞落空而失望憤怒,她只是不相信有人能抗拒她的魅力,對這位充滿自信的女主角,我唯有苦笑。為了證明沒人能拒絕大美女的魅力,楔子的最後一句是這樣寫的──兩個月後,顏姊君小姐有了一個叫做林家明的丈夫。

  其實,楔子就可以看出,作者的文筆不差情節也進行得很流暢,可是對這位擺明走野蠻路線的女主角,個人頗為頭痛,自信與自大只有一線之隔,而女主角大人怎麼看都比較接近自大的那一方,盲目、任性、衝動、傲慢、自私,以上形容詞都可以冠在女主角頭上,接下來的章節裡,她充分把上述人格特質發揮得淋漓盡致,相較之下男主角的存在感便淡得可悲,根本讓人搞不懂他為啥會對女主角死心塌地。這種不討喜的主角設定要讓讀者認同的難度本來就高,而作者誇張到有點造作的寫法,讓我弄不清楚,是為了諷刺言小中普遍的小媳婦式女主角或是作者真的覺得這樣寫很好笑?如果是前者,請恕我駑鈍看不出來,如果是後者,也請恕我沒有慧根笑不出來。

接下來女主角還有什麼出人意料的舉動呢?為了與初戀情人復合,她想跟結婚三年的丈夫離婚,可是她又覺得這樣無情的拋棄人家太可憐了,所以她想為先生找一個新伴侶,好心無躓礙的回頭找初戀情人。女主角因為初戀情人的出現而動搖並不是什麼稀奇的劇情,問題是,這本書的女主角,只是在電視上看到已經成為大明星的初戀情人即將回國,就做出這樣衝動的決定,根本還沒有任何實質性的接觸,僅僅看到廣告就決定放棄結婚數年的先生,其後更是如狂牛暴衝般,做出一連串難以理喻的行為,委實令我困惑不已。

  雖說當初結婚的理由並非出於兩情相悅,可是婚都結了三年,女主角還會調皮的逼先生在大庭廣眾下吻她,證明他們並不是相看兩相厭的怨偶,為什麼看到初戀情人回國的新聞會讓她突然冒出離婚的念頭呢?作者在中段告訴我們,她固執的要把丈夫fire掉,只是因為丈夫結婚三年沒說過愛她。

  女人的青春是有限的,不能浪費在不愛自己的男人身上──我同意這個論點,可是我不同意作者用這個理由為女主角解套,講句不客氣的話,我認為這個解套的理由根本在污辱讀者的智商,楔子寫得很清楚,他們的婚姻本來就是個意外,也可以說是因為女主角的任性結婚的,如果她真的認為不該浪費青春在不愛自己的男人身上,她當初根本就不該結這個婚,為了證明自己的女性魅力賭氣結了婚,然後才在怨丈夫沒說過愛她,千方百計的想擺脫他,弄得大家都難過,這算是什麼呢?即使退一步想,人都有不理性衝動的時候,她的婚姻就是這樣不理性的產物,可是不理性就一口氣不理性了三年,還不理性到要丈夫在眾目睽睽下吻她,初戀情人回國的新聞才讓她突然回復理性,這位女主角大人的神經接法,果然不是愚鈍如我者能理解的啊。

  而且更好笑的是,女主角想回頭找的初戀情人,也是一個不愛她的男人,當初就是女主角一廂情願的糾纏人家,做出種種跟蹤狂式的恐怖行為硬把人家追上,就連她自己也承認初戀情人當年會對她求婚不是出於愛,而是不忍她四年的感情付出,她不願勉強所以在婚禮上放了他鴿子,怎麼,當年不忍現在就忍心回頭荼毒人家嗎?實在是詭異的邏輯啊。

  不過,由於這畢竟還是一本言情小說,不論如何也要把男女主角湊成一對,雖然我覺得挺莫名其妙的,兩個人還是被湊在一起了。作者告訴我們,溫文淡然的男主角早對鮮明如火的女主角傾心,說不出愛只是因為他想太多,當他明白女主角的心結所在後,終於有所行動,而女主角在婚姻生活中,其實也不知不覺的愛上男主角,當她的心結打開後,兩個人總算有點甜蜜的味道,好不容易啊,這本書寫到後面終於有點愛情的成分了,但作者顯然不想這麼輕鬆甜蜜到結局,所以女主角之前做的蠢事,也報應回來了……

  當然啦,最後一定是平安無事的happy ending,合上了書的我,卻覺得納悶又鬱悶。納悶之處在於我不能理解主角,鬱悶之處則在於作者描寫角色的方式。不能理解主角(尤其是女主角)已經在上面說了很多了,這裡就來談一下對於角色的描寫方式吧,前半因為這本書女主角種種令人張口結舌的言行,如果沒有同等甚至更強烈的個性,立刻被壓得黯淡無光,男主角就是如此,我個人覺得他在前半本一點存在感都沒有,除了女主角外,前半唯一讓我有印象的角色是女主角的妹妹顏妹懿小姐,因為她的尖酸刻薄惡劣無禮全然不下於女主角。

  不知道作者是否也意識到男主角的薄弱,後面開始加強對這個角色的描寫,看似平凡工程師的他,其實也是個狠角色,不但是實力超強的駭客,雖然愛著女主角卻也有他的算計,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言情小說的男主角已經沒有凡人了,看起來平凡的人往往是最不平凡的那個,可是作者把他寫得像清水一樣無味,
使後面努力加料,還是好平面的一個角色啊,女主角雖然莫名其妙,好歹還有點
血肉,男主角卻是怎麼看都像紙人般輕飄,我甚至覺得幾個配角寫得比他更有立
體感。

  如果要我下個總評的話,我會說作者的文筆是及格的,但是要挑戰這樣不討喜的主角,還少了一點功力,諷刺和搞笑都不到位。整個故事被書裡的角色拖著跑,雖然勉強收回來,但離動人心弦還有段距離,建議還是暫時別再做這種高難度的挑戰吧,萬丈高樓也要從平地建起啊。

轉載自 夢幻小說俱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