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妍∼藤樹歌


封面繪圖:Vincent
飛田當紅羅曼史系列224
推薦度:4(以5為最高)

 

      

他說,我們其實很像,都實際理性,都精於算計,
不愧是出身經商家族。
雖然妳以慈善心腸包裝了,但本質依然改不了,
所以我選擇妳,這也是我們逃不開彼此的原因。

他是這樣看她嗎?
倘真如此,那將是一段多麼可怕的關係呀……

她說,不要再有死亡,
只要生,即使他們是樹與藤,也不許誰纏誰到死,
只有共同互利的生,永遠欣欣向榮的生。


 

 

 

 

 

 

讀後感: 

  言妍,一位老資格作者
  對她的書卻不願多碰
  主要原因,是因為她的書偏向過於寫實
  對於較愛夢幻的我絕對是不是那杯茶
  所以一直以來,言妍的書我只看過兩、三本

  這本藤樹歌是台北書展一時手滑的結果
  回到香港,一翻開這本書,便暗叫不妙
  因為這本書原來是和<白蝶藤蘿>有關連的
  而我,完全沒看過<白蝶藤蘿>
  第一個反應是擔心會看不明白
  
但抱著買了別浪費的心態,還是大著膽子把書看完了

   這本書是馮紹遠和黃敏貞的後代──馮旭萱的故事
  但個人覺得,這本書是在交代<白蝶藤蘿>的後續為主
  他們女兒的故事為副,
  因為作者花了很多篇幅在說女主角父母的情深義重
  在故事性方面,
  也是女主角父母親的故事遠遠感動於女兒的故事
  可能是因為女主角的故事初頭太過計算,也太過現實
  導致我對這一對興趣不大
  反倒是配角生死相許的愛情故事更為吸引我
  也害我紅了眼眶,即使我沒看過他們的故事

  基本上,個人覺得這本書有點「主副不分」
  卻不失為一本好書,因為他至少感動了我
  值得一看
  (但不適合討厭寫實型言小人仕觀看)

 

站長 飄羽
2007.02.18

作者: zwh (閃光讓你馬上瞎) 看板: Romances
標題: [心得] 當紅羅曼史-言妍-藤樹歌
時間: Tue Dec 26 20:48:18 2006

  是根據言情版上的推文去借了這本書

  這會兒也來發表一下心得 網誌中的內容些許與ptt版不同喔

  因為有自己的記憶XD 所以分成兩邊啦

  網誌http://www.wretch.cc/blog/zwh&article_id=2941906

  ----------------------------------------------------------------------
  很久沒有看小說看的眼淚鼻涕齊噴的

  藤樹歌乍看之下寫實 開頭絲毫不浪漫不夢幻

  男女主角的愛情起頭也互相厭惡 我甚至前三章看不下去

  緩慢的速度讓我不知要看完還是放一邊

  好奇心還是殺死了一隻貓 我還是把這本書繼續啃了下去

  沒想到啃下去的結果是在遊覽車上無法克制的掉淚 ㄧ點都不想丟臉的我還是丟了一大臉

  男友看我眼睛哭的都腫起來了還心疼的抱抱我 還是挺有斬獲的嘛

  不過看他很久沒看我哭的樣子 想必心理一定在偷笑我

  我又開心呢 又是很彆扭 總之我這個人也挺矛盾的


  文案

  他說,我們其實很像,都實際理性,都精於算計,
  不愧是出身經商家族。
  雖然妳以慈善心腸包裝了,但本質依然改不了,
  所以我選擇妳,這也是我們逃不開彼此的原因。

  他是這樣看她嗎?
  倘真如此,那將是一段多麼可怕的關係呀……

  她說,不要再有死亡,
  只要生,即使他們是樹與藤,也不許誰纏誰到死,
  只有共同互利的生,永遠欣欣向榮的

  有雷來啦


  男主角-辰陽 女主角-旭萱

  這是首次涉獵言妍的第一本書 對之前的系列作沒有看過

  剛開始男女主角的唇槍舌戰讓人印象深刻 可原本以為兩個人的愛情故事

  會很快速的加溫然後開花結果 沒想到這男女主角的個性還真是..恩..固執

  各自在各自的原則上面不鬆手 利益第一的男主角 理想至上的女主角

  我想他們的相愛還是保留了自己 所以在前半本中不斷的衝突 複合

  對於辰陽的講話尖酸刻薄 實在是很想揍他

  後來的情節在女主角的父母上面發展

  縱使我沒有看過之前的系列 在旭萱父母先後逝世的描寫 

  實在是...超催淚 很久沒被那樣無法止息的抽泣襲擊

  這段我並不想多說 因苦痛的滋味還是會蔓延 雖心酸卻甜蜜

  尤其是那迴光返照的夢見紹遠 後來的解釋也讓人心折

  死別 在這繫絆的愛中 最令人心碎心傷

  人生難得完美 敏貞與紹遠的愛在他們的夢中完美

  在未知的領域他們可攜手相伴 旭萱的愛也因此圓滿

  生死間的事 就讓那感覺在想像中醞釀吧

  搶戲的敏貞與紹遠 面對自己真心的辰陽與旭萱

  作者在後繼中也提了許多她之前的創作 我當下看完一度認為這不應該在言小的範圍

  應該投稿去皇冠出版社吧 那深刻的力度與年代

  不過現在回想起來 好的結局似乎還是比較符合言小的世界啦

  如果言妍的文字功力與觸角更廣泛 更深刻的描寫那年代的氛圍

  應該不只這樣的成就 會更讓人心折 故事更動人

  當然現在這樣的功力已經很棒了


  ............................................................................

  剛剛po文時來了大地震 嚇死我了啦

  我愣在那邊決定先結束這篇文章..... 抖的要命

 

轉載自 批踢踢實業坊

作者:佳佳月
標題:不是悲劇的悲劇——評言妍新書《藤樹歌》

  文案恕刪

  千呼萬喚始出來,言妍的新書總算在長期的盼望中面世了,早早就聽說這是《白蝶藤蘿》的後繼,講的是旭萱的故事,說起來,《白》是我最喜歡的言妍小說,馮紹遠的深情,黃敏貞的掙扎,種種情仇糾纏,令人欲罷不能。於是,當聽說旭萱 的故事即將出爐時,心情真的是歡欣鼓舞阿,但現在,我寧願,這個故事沒有發生……….

  還沒有看書前,就已有看過的網友說,要準備好紙巾,開始還不相信,認為這不應該是悲劇,看完後方知,這是一個不是悲劇的悲劇。

  馮旭萱和顏辰陽的故事無非是一個糾纏於驕傲與自尊,利益與真愛的故事。顏辰陽明明愛旭萱,卻不願放下自尊承認,非要扯上利益,面對旭萱對信念的堅持,往往出口傷人,言不由衷;旭萱已經愛上辰陽,卻認為他只是為著利益的欺騙,而看不見他的溫柔。但無論如何,他們之間結局總是美好,誰也沒有錯過誰,所以算不上悲劇。

   真正悲的是紹遠和敏貞,《白蝶藤蘿》中,公主和王子歷經磨難,終於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那,然後呢?於是,《藤樹歌》給了我們一個殘忍的然後。因為敏貞任性的離開,她落下了病根,使家人籠罩在隨時可能失去她的陰影中。紹遠 忙於工作與照顧,最終心力交瘁。是的,當所有人認為言妍將殘忍的讓敏貞死去時,她給了我們更加悲傷的設定,死去的是紹遠。當大家已經為久病不愈的敏貞的離去做好準備時,卻先走了健康完好的紹遠。小說最是殘忍的地方在於,剛剛你才看完英姿勃發的紹遠為了與敏貞的愛情努力拼搏,下一刻,他卻忽然死去,令人難以接受,真正讓人痛苦不止的是敏貞得知紹遠死後:“
四七——

  以為媽媽會哀傷逾琤H至痛不欲生,但沒有,比大家預期的要平靜多了。

  轉到普通病房後,媽媽鎮日發呆,試著與她談爸爸在家中書房猝逝的經過、喪禮的大小細節、爸爸頭七曾經回家……她都沒有特別表情,只是輕輕歎息默默流淚,不曾怨恨不甘或大哭大嚎過。

  這反應太淡然,不符合爸媽生前的恩愛情深,媽媽似乎太快就接受爸爸的死亡,令人有種奇怪的不安感。

  是不是因為藥物呢?藥物減緩身體上的痛苦,也使神經線麻痹,整日昏沉沉的,連心理上的痛苦也一併減輕了?無論如何,少一個肺又插管的媽媽,也沒有大哭大嚎的體力,再來一次乍聞爸爸死訊的狀況,怕就沒命了。

  就維持這樣,或許他們很幸運,還能保住媽媽。

  “我夢見你爸爸了。”這一天敏貞突然對女兒說。

  終於——旭萱期待又害怕,等著媽媽說下去。

  “我走到一個很奇怪的地方,天灰灰的,黃土路,有一些人走來走去,都不停下來也不交談。”敏貞斷斷續續說;“我看到你爸爸在前面,好高興叫他,他卻不回頭……一下子,人就不見了。”

  “爸爸大概沒聽見吧。”旭萱安慰說。

  “怎麼會?他以前是連我遠遠咳嗽都聽得到。”敏貞喘息一會說:“一直以為我會先走,你爸爸一次一次拉住我……沒想到先走的卻是他……他沒有預計到,我身體太弱,哪有力氣拉住他……”

  這是媽媽第一次話中對爸爸有怨懟,若有壓抑在心底的喪夫之痛,旭萱希望她能一併傾泄出來,鬧一陣哭一陣都可以,但她不再多說,只輕輕閉上眼睛,十分疲累的樣子。“
“五七——

  “我又夢見你爸爸了。”敏貞說。

  旭萱忙完五七祭拜後,趕來醫院,和看護阿姨交班。

  “這是上次同樣的地方,多了一個小攤子,你爸爸坐在那兒吃面,冒著白色的煙……”敏貞這幾天換了新藥,呼吸順暢很多,說話較不費力。

  “然後呢?”旭萱熱切問。

  “我走到他身邊,他像不認識我,繼續吃他的面。”

  “媽沒有叫他嗎?”

  “不知為什麼,我發不出聲音。”

  “也許爸爸要你安心,告訴你他很好,因為他和你已在不同世界了,所以他看不到你。”旭萱心疼說。

  “是嗎?”

  “為了讓爸爸在那邊安心,媽媽要努力把身體養好,江醫師說只要媽媽肺部夠強不再靠機器,能進步到用小氧氣筒,就可以回家了。”

  敏貞勉強笑笑“
於是。在七七,敏貞也去了,曾經那麼刻骨銘心的愛情,卻抵不過生死由命。
於是,潸然淚下,為紹遠,為敏貞,為他們生死纏綿的愛情。
在最後,當看到“仿佛又回到五、六歲那個小女孩旭萱,獨自在巷子口等娃娃車,知道爸爸、媽媽並沒有走開,仍在某處偷偷看著她,只是這次躲得太隱密找不到了……她依然癡心在原地一直等又一直等,但什麼都沒等到,然後醒過來。”““再見啦,我的小太陽!”半夢半醒之間仿佛有人說。

  “再見啦,我的爸爸!”她本能回應。

  蒙蒙朧朧中,她覺得自己手拼命揮,揮呀揮的,直到再也看不見爸爸為止。”時,只覺得時光飛逝,仿佛回到十幾年前那個清晨,年輕的男子放心不下自己失而復得的幼女,一路尾隨,被發現了也只是笑眯眯的否認,那種單純而天真的幸福,還在眼前,溫暖卻已不再了。


轉載自鳳鳴軒 書中顏如玉